俄罗斯黄片

文海擷英
Article ocean
  • 文海擷英
  • 散文:端午隨想
    時間:2020-07-28   瀏覽量:

          “五月五,是端陽。門插艾,香滿堂。吃粽子,撒白糖,龍舟下水喜洋洋。”每年的農歷五月初五,是我國傳統的民俗節日端午節,這一天人們除了賽龍舟、吃粽子、喝雄黃酒外,還要去采艾草,插于門楣上。而我卻對插艾草這一習俗情有獨鐘,那一縷裊裊清香的溫馨味道,好像母親的手,把我牽進思念的故鄉。

           兒時家鄉的端午節,是氤氳在艾草香里的節日,家家戶戶門窗上都插滿了艾草。聽長輩們講,艾草能夠去病免災,驅邪避晦,保佑一家人平平安安。農諺云:“清明插柳,端午插艾”,意思是說艾草可以招納百福。端午那天,將它插于門口,可使人身體康健。可這一插,竟有了上千年的歲月。那一束束斜插在門檐上的艾草,卷起暗綠的葉子,露出銀白的葉背,散發出淡雅似草藥味的清香。那清香,絲絲縷縷,彌漫在屋子里,彌漫在童趣融融的小鎮上,輕輕地閉上雙眼,深深地吸上一口氣,頓感心曠神怡,格外舒暢。穿過歲月的河流,這氣味一直在記憶中漂浮。

           端午節的清晨,母親總是帶著我一大早去河邊采艾草。來到河堤邊,只見兩岸青草蒼翠欲滴,在晨曦下,深綠色的葉子閃閃發光,亮晶晶的露珠兒從繁密的艾葉上滾落下來,很是美麗。母親小心翼翼地采著艾草,洗去上面的泥土,看到自己的勞動成果,樂得合不攏嘴。回到家中,母親用碎布塊縫制成各種精巧的小香包,內裝積存的干枯艾葉,為我佩于胸前,嗅著淡淡的香草味,感受著母親的疼愛和溫情。

           工作以后我來到煤礦工作,第一年的端午節就收到了單位為值班在崗職工發放的慰問品:粽子和咸鴨蛋。這一習俗早在曾國藩《端午的鴨蛋》一文中就有記載:端午節的午飯要吃“十二紅”,就是十二道紅顏色的菜。十二紅只是一個名目,不一定真湊足十二樣。但莧菜、蝦、鴨蛋,一定是有的。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的北方人,那是我在端午節第一次吃到鴨蛋。此后每年的端午節,工會都會到井口等候室和班前會為職工送上這份特別的節日祝福。雖然在距離家鄉千里之外的內蒙古,當那熟悉的味道喚醒味蕾,無論咫尺天涯,家的味道就在眼前,家的味道就在心間。

           一眨眼,端午節又要到了。母親打來電話:“今年端午節記得插艾哦!”聽著母親的嘮叨,我幡然醒悟,端午習俗,無論南北有什么樣的差異,無論身在何方,都是一種念想,一種味道,一種文化的代代傳承。一瞬間,我的腦海里又疊出了那一棵棵掛滿五月,充滿綠意與清香的艾草來,飽含著濃濃的母愛,生生不息,馥郁而綿長。

          “媽,端午節,您別忘了要吃一顆鴨蛋!”我在電話這邊叮囑道。

    版權所有 © 淮河能源西部煤電集團有限責任公司 地址:內蒙古·鄂爾多斯 電話:0477-8185684 郵箱:cxztah@163.com
    淮河能源西部煤電集團全程策劃,、、由提供
    掃一掃,關注
    淮河能源西部煤電
    公眾號